类似adc的影院

他惊讶地看着那极为眼熟的女子。

皇甫薇,那不是女皇殿下吗?

心中隐约有种不安的预感。

江离将自己藏好,想要偷听他们的谈话,可只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字句。

“……夫侍……朕的人,暂时……按原计划……别动……先回去……”

“陛……为何……,知晓了,……”

听不完整,江离有些烦躁了。

明明此刻他出去也没事,他是皇甫薇的眼线,这个事貌似皇甫薇也正在跟上官如安说。

已经猜测到,他们三人是统一阵线。

但是此刻,他不想出去,也不想汇报自己这边的情况。

瞧着他们身体逐渐靠近和亲密,江离忍不住眼底的阴霾。

【系统警告:反派黑化值20。】

大眼雪纺裙美女清新私房温暖阳光唯写真

“啊!饶、饶命啊!”

数十名黑衣人全部躺在地上哀嚎,绫清玄把他们穴位封住,拿起绳子。

小家伙怎么又开始黑化了,他就不能不黑化一次吗?

zz,黑化值是不是超过好感度了,这次任务可以放弃了吧?

zz跺脚,【哼唧,宿主这些天还没有查好感吧,反派目前好感90哦。】

绫清玄手下用力,绳子自动飞过去将黑衣人们捆得结结实实。

这跳跃有点大,前段日子不还是十吗?

【因为一日夫妻百日恩呀~】虽然他们还没有那个啥。

那本座为何还读不出这些人的心思?

【只有在反派身边才能使用读心术。】

果然和她最初的猜想一样,真鸡肋,用个读心术还得把他带在身边。

“凌王,为何不问我们是何人派来的?”那为首的黑衣人问道。

只要绫清玄问,他们就能嫁祸给别人了。

就不问。

绫清玄将绳子交到旁边等待的将领手上,“把他们带到宫里送给陛下。”

那将领也不是个话多的,简直对绫清玄唯命是从,“是,殿下。”

黑衣人挣扎起来,“我们理应被送到刑部!、怎么能……”

“本王乐意。”

准备好了皇甫薇的礼物,绫清玄不理会后面他们的嚎叫,翻身上马。

丞相府,江离盯着上官如安的背影,不曾想他也是陛下的人,而且还揪着婚约不放。

他在厌恶上官如安的同时,也厌恶自己。

后面那两人的行为愈加黏糊,他寻了个空挡回到花园,不想看见阿嘉正在被那些望族欺辱。

阿嘉身上都是糕点的碎屑,他被人推在地上,旁边的人见江离来了,立刻告状。

“江夫侍,这侍从做事太马虎了,连个盘子都端不好,我们正在帮好好管教呢。”

江离浅笑着,“是吗?”

阿嘉半坐在地上,连忙找椅子扶着起来,却又被人推搡,“这丞相府里的东西都金贵得很,可别弄坏了。”

受上官如安影响,他们欺辱不了江离,那就欺辱江离的侍从,反正这侍从可没什么攀附的。

阿嘉咬牙,没有乱喊叫,他在等待自家公子的处理,在那之前,他不能让那些人抓住任何把柄。

“哦。”江离转身从自己的桌上拿了糕点和茶杯,笑着朝刚刚那说话的男子身上砸去,脸上,身上,全不放过。

“江离!做什么!”那人尖叫着,茶水还有些烫,他跳起来的样子格外滑稽。

江离一脸平静地将阿嘉拉起来,帮他拍着身上的碎屑。

“做们刚刚做的事。”他说出的话,泛着寒意。

在那些人搬出自己背后家族的势力之后,江离把玩起茶杯碎片,一步一步,如阎王般临近,伸手放在那人的脖子边。

“继续。”他虽带着温婉的笑,可手上的动作却令人害怕。

那碎片锋利的切面,让那公子的脖子瞬间有了一道血痕。

“江离!我是陛下的表弟,敢这样对我?”

有什么不敢的,反正他除了任务之外,其他事又管不着。

血痕加深,其他人站在旁边干看着不敢动,那公子吓得快哭出来。

“陛下和殿下不会放过的!”

不会放过就不放过吧。

再往深一点,这个男人就会被他割破经脉。

不如全杀掉吧,耳边就不会有这么聒噪的声音了。

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失控过,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。

阿嘉也是吓了一跳,想赶紧阻止,却有人先他一步上前,轻轻地将江离紧握的手给按住,带了回来。

“江离。”

清风缕缕,吹散了刚刚的恶念。

江离愣愣地看向旁边如清风皓月的女子。

“妻主。”

带着委屈,带着惊喜。

那男子腿软倒在地上,绫清玄抽出手帕帮江离擦拭着手上的鲜血。

力度不大,却擦得干干净净。

江离一瞬间没了脾气,连刚刚的阴暗情绪都没了。

“妻主。”他又喊了一声。

“嗯。”绫清玄应了一声。

地上那男子惊恐哭诉,“凌王殿下,还好您及时赶来,不然家夫侍就要将我杀掉了!”

“如此恶毒之人,还望殿下惩治!”

绫清玄收起手帕,“恶毒?”

江离心下一慌,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做的事,可那公子已经指着脖子说道:“您看,这么大一条口子,他心思歹毒,应……”

“不是的,妻主,我……因为他们欺辱阿嘉,我才……”

无措的手被牵着,江离不知道继续说什么,已经做了,她也看见了,解释没用的吧。

她会不会休了他?

感受着他内心的酸楚,绫清玄轻蹙眉头。

小家伙很在意她。

她冷声对那男子说:“不是没死。”

“啊?”那男子不知道绫清玄的意思。

“没死,便已是手下留情。本王的夫侍,容置喙?”

在场的人,包括江离都惊了。

他们没想到,凌王还真的护夫,只要人没死,她家夫君做什么都没错。

“以后见江夫侍,便如见本王。”

绫清玄留下这句话,牵着江离离开这丞相府,阿嘉连忙跟上。

冰凉的手掌,牵得紧紧,江离动了一下,他们变成了十指相扣。

心里带着窃喜,江离面上神色如常。

也就阿嘉在这个时候扫兴,“殿下,那男子是陛下的表弟,到时候会不会……”

“有本王在。”

绫清玄骑着马回来,说完话就上了马,素手一扯,江离便到了她的怀里坐着。

阿嘉:……我、我的位置呢? 他期待地看着自家公子。

江离垂眸说道:“阿嘉,去马车那。”

见色忘侍啊!